基地养殖下载


基地养殖开户

公司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资讯

中国创新的过去与未来:在火药的故乡对话“中国诺贝尔”

文章来源:本章原创 时间:2019-05-28 15:44

您现在的位置:基地养殖 > 养殖技术 > 正文

中国创新的过去与未来:在火药的故乡对话“中国诺贝尔”中国创新的过去与未来:在火药的故乡对话“中国诺贝尔”

黄河水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密切关注未来天气变化及上游来水形势,及时发布相关径流预报。

中国创新的过去与未来:在火药的故乡对话“中国诺贝尔”

3月14日,在中国驻亚历山大总领馆的积极推动下,中国驻埃及使馆经商处秘书张春雷陪同淡水渔业研究中心赴埃及执行商务部援外项目的朱健研究员、习丙文副研究员等一行3人,应邀访问了位于亚历山大的阿盟科技与海运学院,并在阿盟水产技术和教育国际研讨会上作主旨发言,为共建阿盟水产学院出谋划策。研讨会上,朱健研究员应邀围绕淡水中心科研成果、国际合作以及依托“南京农业大学无锡渔业学院”的本硕博士生培养体系作专题报告,并作了题为“中国绿色水产养殖产业发展愿景”的主旨发言,受到与会嘉宾的高度评价。在中国驻亚历山大总领馆及驻埃及使馆经商处的具体指导下,与会专家还就共建阿盟水产学院的可行性进行了深入研讨,共同探讨了水产学科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联合培养,科研项目联合立项攻关,实用养殖技术转移及师资交流培训等合作方向,并就中国驻埃及大使馆经商参处、淡水中心以及阿盟科技与海运学院在水产学科领域三方合作协议框架达成初步意向,计划于本月底在中国驻埃及大使馆举行协议签署仪式。研讨会后,在水产学院院长HatemHanafyMohmoud先生和研究生院副院长NashwaMandouhEl-Bendary博士的陪同下,淡水中心专家组参观了该校船舶操纵模拟器、LNG模拟器、危机管理实验室、捕捞网具研究中心等实验设施。

中国创新的过去与未来:在火药的故乡对话“中国诺贝尔”

中国创新的过去与未来:在火药的故乡对话“中国诺贝尔”

  新华社南京11月15日电题:中国创新的过去与未来:在火药的故乡对话“中国诺贝尔”  新华社记者朱筱、胡喆、喻菲  时值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新华社记者独家对话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听他讲述中国创新的过去与未来。

  2018年1月8日,在北京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王泽山凭借在火炸药领域的杰出贡献,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王泽山院士60年致力火炸药研究,从跟踪仿制到自主创新,使得我军火炮发射威力显著超过国外同类装备水平。 他被人称作“中国诺贝尔”。

  王泽山虽年过八旬,却依然在科研的道路上亲力亲为。

作为我国科技发展的见证者、亲历者与受益者,他对创新有着独到的见解和认识。

  “过去少一点创新还能勉强跟上,现在差一点都不行”  记者:中国发明了火药,您把火炸药研究提升到一个新高度。 火炸药技术在我国经历了一个怎样的发展过程?  王泽山:中国古代发明的黑火药使人类由冷兵器时代进入到热兵器时代,意义重大。 随后,黑火药传入西方,用于工程爆破和矿山爆破,在19世纪之前是世界上唯一的火炸药。

然而,在后期热兵器时代,中国却错失良机,以至于在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时,手持大刀长矛的清军在西方火炮面前不堪一击。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内火炸药的研究和生产都十分落后,主要依靠苏联援建。

但由于基础薄弱,自主研发能力欠缺,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我国的火炸药研究都是以跟踪仿制为主。

改革开放后的形势才一点点变好,随着自主创新的步伐加快,我国在高能炸药、航空弹药等领域的研究逐步走向世界前列。   记者:过去我国的创新与现在的创新有何异同?  王泽山:创新的意义一致,但重视程度不同。 改革开放之前,我国的创新政策并不明朗。 我身边有创新意识的人很少,即便有,也不会将其定义为创新,并且从客观上讲,那时能有人接触并学会新技术已实属不易。   现在,全球范围内兴起新一轮科技竞争,我国也把创新上升至国家战略高度,我认为这十分必要。 在过去,你创新少搞一点,勉强能跟上,现在差一点都不行,没有核心竞争力,我们就会受制于人,必须要自力更生,坚持创新。

  记者:您如何理解创新?  王泽山:简单来讲,就是用“科学研究科学”,遇到问题不绕着走,也不跟着走,凡事多想一步,采用新的思维方式总结新的规律,做出超越别人的原创成果,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科学家要有对科学、真理的不懈追求”  记者:40年来,我国的科技发展带来了整个社会环境的变化,您觉得科技创新如何引领社会各方面发展?  王泽山:改革开放40年间,科技创新引领社会各方面创新,给我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百姓生活富了,素质高了,也更加团结了。 我国许多科学技术走在世界的前沿,在关键性领域也有创新并取得了一些成果。 从国防科研领域看,我国更加重视质量强国,国防实力不断增强,在无人机、量子通讯、高超音速飞机等方面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大家可以明显感到世界格局在逐步发生变化,我国作为大国的担当意识和能力越来越强。

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将沿线国家紧密联系在一起,形成广泛的利益共同体。   记者:您认为在改革开放40年中,科学家的奋斗状态经历了怎样的转变?  王泽山:过去的科研环境和条件比较艰苦,科研工作者有诸多顾虑,放不开手脚。 改革开放之后,大家才真正感到春天的到来,国家对科技创新越发重视,科研体制和管理在不断健全完善,科研工作者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做一些科学研究。   科研方式和内容也在不断发生变化。 比如,当前科学研究的趋势是多学科交叉融合,有些大型科研工程需要大家群策群力,因此科学家们也要学会包容合作,打造和谐共融的团队氛围,集中力量开展科技攻关。   记者:您认为新时代呼唤怎样的科学家精神?  王泽山:作为一名科学家,要有对科学、真理的不懈追求,要有立志成为世界科技领跑者的决心,并将这种理想信念落地生根;同时还要具备为人类发展做贡献、为国为民搞科技创新的精神,并付诸实践。

  科学家要有责任使命感,要往科学上使劲,思想不能漂移,也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成为“社会活动家”。

当然,科学精神、科学态度、科学思维、勤奋刻苦等能力素养不可或缺。 无论何时,科学家们都要有担当、讲诚信,承担下来的课题就要保质保量完成。   “坚持做引领性、颠覆性、原创性、基础性的研究”  记者:下一步,您认为我国的科技创新应如何发展?  王泽山:首先,国家要弘扬科学精神,科研工作者要树立信念和决心,长期奔着国际上还没有解决、但又急需解决的问题上去。

面对愈发激烈的国内外竞争,我们还是要在关键领域上坚持做一些具有引领性、颠覆性、原创性、基础性的研究,用自己的实力说话。   从方法论上讲,科研工作者要真正按照科学家应具备的素养要求自己,从问题的本原出发,形成一套自己的理论和思维体系,明白追求真理是为了推动科学进展,不要想别的。   记者:在您研究的领域还有哪些方面需要突破?  王泽山:现在我们虽在一些火炸药领域有所领先,但整体实力不如发达国家,尤其在储备能力、反应速度、军民融合等方面差距较大。 我国火炸药研究的深度还不够,要努力扩大优势,缩小差距。

我做国防科研,总感觉心里还不过瘾、不踏实。 面对发达国家的一些挑衅和制约,我们回击的能力还不够,因此还是要不断加强科技创新,加大国防力量,要搞出几个“杀手锏”,让对手真正信服。

  记者:你认为制约中国创新的因素有哪些?如何破解?  王泽山:首先,基础学科的研究还比较薄弱,必须不断加强,这是科技发展的基石,任何时候都不可松懈;其次,科研主管单位要努力创造一个公平良好的科研氛围,别让搞关系的人胜过搞学术的人。

科技工作者们要坚定信念、排除万难、扎扎实实做科研,不能东张西望;此外,国家一些好的科研政策要尽快落地,如赋予科研人员更大经费使用自主权等,使他们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研究的领域中去。

所以前期用药应以增加生产性能为主,但人们往往都是在这阶段普遍选用的是控制沙门氏菌和大肠杆菌等细菌的药物。如果雏鸭鹅没有什么严重的疾病问题,最好不要选用此类药物,因为使用后能够影响鸭鹅的生产性能,而且使用越广谱的抗生素,对肝肾功能损伤越严重的药物,对生长性能影响越严重。

冬眠材料:建议选用智利水苔,保湿效果较好。智利苔藓的处理:先用开水烫泡消毒,然后过几遍水(对着水龙头反复捏挤几次),最后挤到不滴水的状态待使用。

返回顶部

基地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基地养殖www.5240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